<var id="kj2ck"><button id="kj2ck"></button></var>
  • <object id="kj2ck"><option id="kj2ck"></option></object>
  • <optgroup id="kj2ck"><del id="kj2ck"></del></optgroup>
  • <input id="kj2ck"><option id="kj2ck"></option></input>
  • <thead id="kj2ck"></thead>
     首頁 | 校友會簡介 | 新聞動態 | 最新公告 | 校友企業展示 | 校友文苑 | 校友捐贈 | 校友分會 | 校友風采 | 教育發展基金會 | 聯系我們 
     
    走過你的四季
    2018-06-04 09:58   審核人:

    一直都很喜歡在樹下仰望太陽,瞇一下眼睛,再低頭,那種透過樹葉的斑駁,那種閃爍的活潑,那種破碎的錯覺,那種似有似無關于希望的跳躍,無不彌漫著青春的氣息。2005年6月28日,離別的日子,寢室4朵花中,我最后一個走,目睹她們的先后離校,抱頭痛哭,梨花帶雨,仿佛這輩子不會再見似的。踏上離?;疖嚨哪且凰?,大學的世界塌了,身后一地碎片。于是,我將某些碎片撿起,用于紀念我的大學,有些悲壯的感覺,更多是為了不忘卻。

    初秋

    安徽淮南田家庵區,淮南工業學院。

    911發生時,媽媽陪我坐火車去報到。北國的秋風特別清爽,初秋的夜晚已經很涼。領了編號“2011-22”的一套日用品,其中被子和床單,用到現在。

    我所傾心的,是秋風初起,霜天水影的景象。只有在那個時候,春天的激情早已減退,夏天的實用也已終結,大地霜降,河水驟冷,冷走了喧鬧的附加,冷回了安祥的本體。涼涼的河水延綿千里,給收獲的泥土一番長長的寧靜,給燥熱的人間一個久久的寒噤。余秋雨先生如是說。

    享受著皮膚干燥的感覺,聆聽秋的步伐,像是踩在落葉上,一下一下,輕柔,莎莎索索的音律,沿途收割,滿載收成和能量,暖暖過冬。

    很多年后,才逐漸覺悟自己喜歡在深秋里記起以前的某些人某些事,那種深邃的涼快,一下直達內心深處。

    族譜上寫著,祖宗是滁州的,政治避難到佛山,班上的同學還傳聞我會武功,佛山無影腳,一度把我樂壞了!大學里第一個國慶長假,約了幾個同學去尋根,尋不著,便去了瑯琊山。山上空氣特別清新,難怪當年歐陽修如此鐘情。上到半山,俯視滁州,勞累立刻被喜悅所取替。我張開雙臂,閉目,享受清風拂面,所有感官被滿滿地包容住,無比的舒暢滿懷,令人好生眷戀。林中若有精靈,定是乘著微風,在閃爍的葉影中緩緩地扇動雙翅,停落在我的肩上、發上,跟我耳語一番。

    嚴冬

    冬天的來臨讓我很興奮,雪,雪,雪!看雪的情緒醞釀了很久,到真正看到時,歇斯底里喊著!但是那種興奮,很快就被“怎么能這么冷”所覆蓋。最多時穿了4條長褲,還是覺得不夠暖,后來才知道醫學院有個師姐穿了5條,佩服得五體投地!因為我那么瘦都已經塞不進了!廣東人習慣冬天也要洗澡,禁止用熱得快,兩個大瓶裝水都不夠,去澡堂又是全部人一起脫光,一點都不習慣!每天都洗,每次都洗一個多小時,回去又要洗一堆衣服!冬天洗澡這個問題,困擾了4年。

    年底很多活動,圣誕,元旦,才漸漸發覺粵語歌很受歡迎。其實各個地方對于廣東人的評價大致都是差不多,一聽到我們說是廣東人,就非常感嘆:哇!很有錢哦!——言下之意,是說我們南蠻沒文化嗎?但是,想當初,我也是一名學霸??!

    冬天還有一個樂趣,看附屬小學的小屁孩抓起一把雪,扯開小伙伴的衣領,猛地塞進去,各種驚呼,拉扯,追趕,非常好玩。還得知了一個真相,原來無論如何,都堆不出電視里那種雪人的形態,丑死了,已經夠冷了,偏還辜負了關于冬天的美好憧憬。

    暖春

    北國的冬天是冬天,也惟其春天是真正的春天。脫下了臃腫的羽絨毛衣秋褲,扎進鳥語花香和明媚春光中,在小徑上數著校廣播那跳躍的音符,體味青春與成長的痛快,那時真是驕傲任性,覺得連紫外線都要繞路走,曬個太陽都能把我曬白了!冬與春的差距,緩慢流動成為絲絲感動,感動匯成的卻是躁動。據說是廣場兩邊大花圃里的油菜花分泌出一種讓人覺得不安的物質。

    宿舍姐妹說,這樣的季節應該去談一下戀愛的。

    到大三大四時,寢室里4朵花都戀愛了,有兩對一直到后來結婚生子,我還輕輕地做了媒婆呢,想起都覺得樂!那時甜蜜和吵架都回寢室里跟姐妹們說說,有時鬧矛盾,到深夜還不愿意睡覺,各種糾結吐槽安慰,直至這么多年后,也沒多少機會三五知己聚在一起開個小會議來研究什么問題,才知道那時能在一起的光陰是多么的難得!

    涼夏

    2003年春夏間,非典肆虐神州,封校,量體溫。那時我們班的男生從東苑搬到28層了,隔天坐專車過來學校上課,后來又集體要求解禁,一下子群情洶涌。4月1日,奶奶突然去世,幾小時后,張國榮縱身一躍。是否在這樣的日子,用愚人的方式離別,身后會輕松一些?

    4年來,每當夏天,都特別期待夜幕來臨,因為晝夜溫差大,用不著空調,有時在校園里走著,裙子隨風飄起,

    有時經過球場,一群人在爭一個球,太陽底下,汗流浹背?;@球著地聲,球鞋摩擦地面的聲音,吆喝聲,充滿青春氣息,定格在我的記憶里。

    突然聽到《那些花兒》,從心底里緬懷我的大學,古老的紅樓,噴泉東面的13棵法國梧桐,灰暗的天空,臟兮兮的雪,東門口雜七雜八的小吃,牛肉湯,燒餅,咸味豆腐腦……大一時總是輪流爬到我床上嘻嘻哈哈占據一席之位的三個家伙,我愛過的人和愛過我的人……只考了30分的理論力學,進了四次的六級考場,幾大本的日記……

    兩棵在夏天喧嘩著聊了很久的樹,彼此看見對方的黃葉,飄落于秋風,它們沉靜了片刻,互相道別說:明年夏天見!

    這一別,竟是十年!

    “我都在往安徽的動車上了”2015年4月29日15:22:21,博士在QQ上給我發來這條信息,連個標點都沒有,卻讓我的心突然為之一震!那一時刻,定格于腦海的一切記憶又鮮活起來,然而,物是人非,我瞬間就流淚了。打開電腦寫了一篇文章給遠在淮南聚會的同學們發去。

    我一直在佛山,歡迎來自各地的騷擾!

    :作者:潘興華,女,2005年6月本科畢業于能源與安全學院安全工程專業,現在廣東佛山工作。

    作者班級合影,左起第四為潘興華

    潘興華同寢室同學合影

    關閉窗口

     

    Copyright 安徽理工大學校友總會辦公室 All Rights Servered.
    地址: 安徽省淮南市泰豐大街168號 郵編 232001 聯系電話:0554-6633368,0554-6668699(校友會辦公室)
    秒速赛车开奖预测网